首页 | 本学科首页   官方微博 | 高级检索  
检索     
共有20条相似文献,以下是第1-20项 搜索用时 948 毫秒

1.  明代扬州书院的建置与发展  
   徐祥玲  杨本红《扬州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1993年第3期
   扬州明代书院的兴建和发展,与全国明代书院的兴衰是密切相关的。明初,朝廷提倡科举,比较重视官学的发展,因而,一般人士对创建书院也不太热心。自洪武以后100多年之中,书院沉寂,即使宋代已负盛名的白鹿洞书院也毫无声息。到了明中期,科举渐趋腐败,官学亦逐步变为科举的附庸。教育的颓废,促使当时一些理学家起而建立书院,进行讲学,以救治时弊。王守仁、湛若水就是当时对创建书院最热心的两位理学大师,他们积极讲学于书院,推动了明代书院的发展。直至成化(1465-1487)以后,书院才渐渐兴起。白鹿洞书院也到成化元年才得以复兴讲学。扬州的资政书院就    

2.  朱熹和白鹿洞书院  
   黄庆来《江西社会科学》,1982年第3期
   朱熹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哲学家和教育家。他一生从事讲学和著述活动达五十年之久,产生一定的影响,取得一定的成就。当前对朱熹的看法,学术界还不一致。本文不拟全面评价朱熹,仅就他修复白鹿洞书院一事作点粗浅的剖析。 (一) 白鹿洞书院是我国创建较早的书院,位于庐山五老峰东南麓的后屏山之阳。唐贞元中,李渤与兄李涉在此隐居读书,还养一白鹿为伴。他走到哪里,白鹿跟到哪里,如影随形,故人们称他为白鹿先生。后来,李渤任江州刺史,即在昔日读书处修台榭,植花木,并以白鹿名洞。南唐时,在基址上建学    

3.  白鹿洞书院与世界文化景观  被引次数:3
   闵正国《江西社会科学》,2000年第10期
   本文撰述白鹿洞书院历史悠久,文化积淀丰厚,是庐山世界文化景观最佳之处。    

4.  北宋时期白鹿洞书院规模考  
   李才栋《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3年第3期
   白鹿洞书院始于北宋初年,长期以来被人们称之为“天下四大书院”之一,或“北宋四大书院”之一。正如毛德琦的《白鹿书院志》所说:白鹿洞于“宋初置书院,与睢阳、石鼓、岳麓并名天下。”但北宋白鹿洞书院的真实规模如何,很值得作一翻考察。本文拟就其学徒人数、办学时间作一些探讨。白鹿洞:书院在北宋时期的学徒人数,历来说法不一。王应麟在《玉海》中引周述言,北宋太平兴国二年(977)“白鹿洞学徒数千百人”。《文献通考·学校考》也说:白鹿洞书院“学徒数千百人”。解放前出版的一些教育史书籍,大多因循这种说法。近来出版的《中国古代教育史》和《中国文学史》更直截了当地讲:宋初白鹿洞书院有学徒“数千人”。可是据《文献通考·职官考》、《同治南康府志》、《同治星子县志》、毛德琦《白鹿书院志》、    

5.  “白鹿洞”名义新探  
   李勤合  冯莲《九江学院学报》,2011年第30卷第1期
   历来认为白鹿洞得名是因为其创始人李渤蓄养一白鹿,人称白鹿先生,而白鹿洞的地形四面环山,回合似洞,故名白鹿洞.在道教系统中,白鹿常与神仙相伴,多为神仙坐骑,而"洞"则指神仙真人居住之所,李渤是道教史上的重要人物,曾撰<真系>一书,为道教上清系排列谱系,自拟为第十四代传人.所以,李渤取名"白鹿洞"完全是出于其个人的道教信仰.    

6.  传承千年书院文明厚实新型大学精神  
   甘筱青《九江学院学报》,2007年第26卷第4期
   白鹿洞书院在中国思想史与中国教育史上都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也曾在世界范围内产生过积极作用,其学术精神、教育风气及思想精髓至今仍然不失其重要意义。具有天时、地利、人和条件的九江学院,理应传承与弘扬千年书院文明,厚实与凝聚新型大学精神,把白鹿洞书院构建成全国乃至世界级文化交流中心。    

7.  朱熹与白鹿洞书院  
   高峰  郭宏达《九江学院学报》,2007年第26卷第4期
   朱熹是一位精思、明辨、博学、多产的哲学家,是北宋以来儒家文化和理学思想的集大成者。白鹿洞书院因朱熹的修复及经营,其影响传播海外尤其是东南亚一带,享有"天下书院之首"的美誉。    

8.  白鹿洞书院探幽  
   赵振汉《山西老年》,1997年第6期
   庐山道上,一路重峦叠嶂,鸟声啁啾,古松遒劲,银泉叮冬,终于在“五老峰”麓的幽深处,探寻到了“海内书院第一”的白鹿洞书院。从山巅眺望,书院四周群山合抱,浓荫蔽天,俯视宛若一洞,因此得名。“洞”前何冠以“白鹿”二字呢?原来,唐代洛阳人李渤曾在此隐居读书,他养白鹿一只,伴他苦读,人称“白鹿先生”。相传,    

9.  明清白鹿洞书院学田的租佃经营  
   屈乾娜《江西社会科学》,2001年第4期
   白鹿洞书院是我国历史上一所著名的书院,学田是维持书院正常运转的物质基础。书院学田一般由所在地的居民租佃经营。本文从社会经济史的角度,采用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方法,对明清白鹿洞书院学田的经营特点进行了考察。    

10.  朱熹与白鹿洞书院在朝鲜日本的影响  
   李邦国《湖北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5年第1期
   朱熹是我国古代最杰出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之一,是“三代后的孔子”,百科全书式的世界文化伟人。淳熙六年至八年,他知南康军,兴复白鹿洞书院,手订学规,亲自讲学,以为理学基地,培养理学骨干,系统地传播理学思想,不仅使白鹿洞书院名声大振,成为中国书院的范本,而且远播海外,特别对朝鲜、日本的影响,尤为深远。    

11.  当代高等教育应该培育学术流派  被引次数:1
   袁玉立《云梦学刊》,2007年第28卷第4期
   我国当代高等教育的渊源可以追溯到中国古代的私学和书院以及欧美中古或近代的学院(cotlege)。不论是中国的书院,还是欧美的学院,其特色和生命力往往与它们培育的学术流派相关联。没有白鹿洞书院、东林书院、证人书院、金华书院、文正书院、粤秀书院、钟山书院,就没有紫阳(朱熹)学派、浙东学派、浙西学派、乾嘉学派、桐城学派;    

12.  “纪念朱熹诞辰880周年”——我市朱子学专家学者赴江西白鹿洞书院考察交流  
   朱涌  吴琳  程景梁《徽州社会科学》,2010年第8期
   今年的7月17日,是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诞辰880周年纪念日,黄山市程朱理学研究会组织我市的朱子学专家、学者们一行20人赴江西庐山白鹿洞书院,拜谒了朱熹塑像,考察了全国古代四大书院之首的白鹿洞书院,开展“纪念朱熹诞辰880周年”学术考察交流活动。    

13.  《白鹿洞书院揭示》与江户儒学  
   柴田笃  杜娟《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19卷第2期
   日本的江户时代(公元1603-1867 年)是一个儒学日本化的全盛时期,也是一个教育勃兴的时期。朱熹的《白鹿洞书院揭示》通过多种途径传到了日本。藤树书院是日本最早的书院,其学规几乎全盘照录揭示。以山崎斋著《白鹿洞书院揭示集注》及《白鹿洞书院集注序》为契机,儒学者开启研究和传播《白鹿洞书院揭示》的潮流,一直持续到明治维新。考察当时的儒学者们如何理解与接受这篇学规,不仅有助于了解它给江户时代学校教育带来的深刻影响,同时也给研究同时期日本接受与发展朱子学等儒家思想提供了依据。    

14.  江万里与古代书院的爱国教育  
   闵正国《江西社会科学》,2001年第5期
   本文认为,江万里爱国思想形成于他就读白鹿洞时期和以后创办书院的时期,他是一位承前启后的爱国先躯。    

15.  象山书院及其历史变迁  
   陈炎成《东华理工学院学报》,1999年第2期
   长沙的岳麓、金华的丽泽、庐山的白鹿洞、贵溪的象山均为南宋著名的书院,四者之中江西有其二。白鹿洞书院是我国历史上影响最大的书院,而象山书院则是弘扬陆学的书院。虽经元明清诸代,白鹿洞书院一直办在庐山南麓,而象山书院则因种种原因,迁建多处,现将一般概况分述如下。一、南宋四大书院之一的应天山象山精舍象山书院的前身叫象山精会,而其共创者则是南宋著名教育家陆九渊及其门徒彭世昌①。原址在今江西贵溪上清镇东南的应天山。宋淳熙十四年(1187),陆九渊门人彭世昌,来贵溪寻访张伯强和张行已等老朋友。“日登山游览,见“陵…    

16.  宋初庐山白鹿洞书院生徒考  
   顾吉辰《江西社会科学》,1991年第5期
   白鹿洞书院素称海内著名书院。它肇基于唐,宏大于宋,五代宋初,白鹿洞的学徒数目究竟有多少?据现有书院教育史称,常在“数十,近百人”。其实,这个数字是与史实不相符合的。本文仅就这个问题,结合有关史料,作一考证。 宋人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以下简称《长编》)卷一八《太宗太平兴国二年三月庚寅》条云:“知江州周述言庐山白鹿洞学徒常数千百人,乞赐《九经》,使之肄习。诏国子监给本,仍传送之。”显然,根据李焘记载,宋初太平兴国二年时,白鹿洞学徒人数“常数千百人”。南唐政权,太祖开宝八年灭亡,次年江州为宋将曹翰率军突破,白鹿洞为宋军所有,应为开宝九    

17.  朱熹与白鹿洞书院的复兴(1179-1181)  
   贾志扬  潘海桃《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19卷第6期
   本文讨论朱熹任南康军知军期间兴复白鹿洞书院的活动。认为单从修复的成就看,影响相对很小,它是南宋书院发展中一个很重要也很引人注目的部分,但它不论是作为新儒家的书院或是北宋的书院,都绝对没有起到领头的作用。从长远看,白鹿洞书院修复之所以声誉巨大,更多的要归功于象征意义而不是历史,因为是朱熹的介入以及他的《教条》才使得它成为新儒学书院的一个有力象征。    

18.  从白鹿洞学规看朱熹对陶渊明的尊崇  被引次数:1
   吴国富《九江学院学报》,2007年第26卷第4期
   朱熹建白鹿洞书院,将理学重义轻利的精义浓缩在学规之中。他将陶渊明思想境界总结为重君臣大义,远离名利,这与白鹿洞学规具有高度的一致性,因此,朱熹尊崇陶渊明,以地方文化名人的人生实践对白鹿洞学规做了清晰的说明。    

19.  学而时习之  
   《阅读与作文》,2007年第Z2期
   南宋时,著名的理学大师朱熹在庐山白鹿洞书院讲学,吸引了四面八方的学子前来听讲。有个叫黄干的年轻人,见朱熹反复阅读他已经熟读的书,深受感动地说":先生简直是在‘吃’书啊!"朱熹回答说":对!白鹿洞书院的第一条学规就是讲究‘吃’书。"朱熹认为,人    

20.  略论白鹿洞书院的隐逸精神  
   欧阳春《九江学院学报》,2008年第27卷第4期
   白鹿洞书院强调在山林偏僻之处读书,学习时强调超然于功名利禄,其目的不是为了让士子都去隐逸,而是为了让他们在类似于隐逸的环境中潜心学习,以真正拥有知识.这一点,对我们现代教育也是有启发的.    

设为首页 | 免责声明 | 关于勤云 | 加入收藏

Copyright©北京勤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844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