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学科首页   官方微博 | 高级检索  
检索     
共有20条相似文献,以下是第1-20项 搜索用时 838 毫秒

1.  朝鲜时代书院讲会的发展及特征  
   朴钟培《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25卷第6期
   朝鲜时代的书院讲会产生于16世纪后半初期,进入17世纪初期,成为书院讲学的主要方式,并形成一种制度。18世纪以后,书院教育中讲会的地位和作用得到了进一步强化。朝鲜时代的书院讲会基本上与明清时期中国书院的讲会大同小异,但还是从几个方面上有着各自不同的特点。    

2.  论元代庙学书院的规模  
   牧野修二  赵刚《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8年第4期
   庙学(儒学、郡县学、路府州县学)和书院是元代儒学教育的重要机关。即在元代的官办学校例规集所谈的庙学典礼中,两者也被合称为“庙学书院”、“儒学书院”、“路州县学书院”、“府州军县学校书院”等。简言之,以“学院”作为两者的通常称呼,是指庙学与书院受到了同样的看待。这不外乎是两者在元代的性质相同和受到官府的同一支配的缘故。无需赘言,庙学即是官办,设立于各路府州县学。书院与庙学的产生不同,尽管它是属于民间的教育机关和学术研究机关,但自南宋末期已有官办化的现象;至元代,许多名贤书    

3.  祠学璧合:两宋书院祠祀活动及其价值期许  
   赵国权  周洪宇《北方论丛》,2016年第2期
   受政统、道统、学统及庙统等诸因素的影响,具有特殊教化功能的祠宇与两宋时期新兴的教育组织形式书院融为一体,祠祀便构成书院教育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期许书院生徒能够养成对师道和学业的敬畏感、树立对文化的认同与自信、确立“传道济民”的求学目标、达成“希圣希贤“的理想人格以及增进忧国忧民的担当意识,从而与官学中的“庙学合一”相得益彰。    

4.  李退溪书院思想与人格美育  
   马正应《学术探索》,2014年第10期
   朝鲜李朝书院的兴盛,与李退溪的书院思想和书院活动有直接关系.李退溪认为,当时的国学乡校已经失去了育人的本质功能而沦为科举应试的工具.兴建书院势在必行,非为举业而为尊贤讲道.通过对为己之学与为人之学、君子儒与小人儒的分析,李退溪认为书院重人格教育的尊贤讲道之风可以纠偏当时浮薄恶劣的士林风气、提高士人人格修养、美化风俗并使天下大治.    

5.  北宋时期河南书院考证及其兴盛原因探析  
   周保平《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54卷第5期
   书院是中国古代教育史、文化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教育组织形式和教育机构,是私学教育发展的最高形态。北宋时期,河南是中国书院最集中、最发达的地区之一。经过考证核实的北宋时期的河南书院有应天府书院、嵩阳书院、伊川书院、范文正公讲院、龙门书院、颍谷书院、同文书院、显道书院、和乐书院、游梁书院、首阳书院等,共有11所。其中以应天府书院、嵩阳书院和伊川书院影响最盛,对当时河南的教育文化产生了重要和深远的影响。河南书院的兴盛与发展,可以从北宋科举规模的扩大、北宋学校的设立与科举制度的不协调和其他多方面的原因来探究,这将为书院和书院史研究提供有益的借鉴。    

6.  从学规看朝鲜时代的书院教育  
   朴钟培《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24卷第2期
   以学规为中心考察了朝鲜时代书院教育的目的、内容和方式。首先,考察了学规关于为己之学的教育目的和科举问题关系的两个不同观点,即本末论和排除论。其次,以学规中的读书次第和讲书目录等为中心研究了书院教育的课程和教材。最后,关于书院教育的方式,探讨了分番居斋和讲会制度。    

7.  元代的儒学教育——以教育课程为中心  
   牧野修二  赵刚《吉林师范大学学报》,1987年第3期
   元代实施儒学教育的学校,同其前后朝代一样,有各种形式。一般说来,具有代表性的则是庙学和书院。庙学(路、府、州、县学)为官立,书院也多为纳入官立之列;此外还有地方乡党设立的乡校、私人设立的书院或门馆(塾)等。这些都是具备进行高度的儒学教育的大学和附属小学,并有相应的课程。除此之外,各地有乡村办的小学(童鸟之学)。它从上面所谈的各种学校独立出来,担负乡村里子弟的小学教育。    

8.  近代吴地书院的新学化趋向  
   徐启彤《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6年第3期
   近代吴地书院曾出现过新学(西学)化的趋向,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后渐为明显,这类书院或专门传播西方自然科学知识,或西学、中学知识兼授,或传授与西学知识有关的时务内容。吴地书院这种新学化趋向的时间虽然不长,然而有利于新学知识的传播和近代教育的发展,在近代教育史上有着重要意义。吴地书院的新学化,是与吴地的人文、地理、历史和社会发展以及西学东渐密切相关。    

9.  历代潮州的祀韩书院——以碑刻资料为中心  被引次数:1
   吴榕青《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25卷第6期
   古代书院教学与祠庙祭祀密不可分。自南宋以来,韩愈被视为开启潮州教育的榜样及儒学正统之集大成者,成为潮州书院最重要的祭祀对象。淳祐三年(1243),潮州量早的一所书院韩山书院就是在城南郊外的韩祠(庙)的遗址上建立起来的。随后,祀韩文化随潮州政区的分拆、发展而逐步向各个属县扩散。    

10.  略论徽州书院与徽州学术思想之演变  
   李琳琦《学术界》,1998年第6期
   徽州一直是我国书院教育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据笔者不完全统计,宋元时期,徽州所建书院即有47所之多。它们是:歙县的紫阳书院、秘阁书院、灵山精含、江东道院、友山藏书楼、初山精舍、友陶书院、师山书院、凤池书院、西畴书院、三峰精含、枫林书院、南门书院;休宁的柳溪书院、西山书院、秀山书院、竹洲书院、南轩书院、万川家塾、商山书院、东山精舍、共学斋;婺源的龙川书院、四友堂、万山书院、醉经堂、心远书院、山屋书院、晦奄书院、明经书院、遗安义学、中山义塾、间山书院、石丘书院、湖山书院、行易厂;绩溪的桂枝书院、乐山书院…    

11.  科举学与书院学的参照互动  
   刘海峰《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21卷第6期
   科举与书院在中国近代均遭受了彻底被否定的共同命运,但两者都有重大的历史价值。科举学与书院学都属于传统文化领域的专学,也都需要进行理论的建构。科举学与书院学不仅可以互相参照,而且具有一种共生互动的关系。科举学可以为书院学提供学术借鉴和理论支撑,而书院学能扩大科举学的研究领域和丰富其内容。科举学与书院学的研究可以为现代考试改革和学校教育提供历史借鉴。    

12.  清代书院科举文教育  
   程嫩生《内蒙古社会科学》,2011年第32卷第2期
   清代书院官学化增强,很多书院重视科举文教育,在科举文教育方面作出了重要努力.在利禄的驱使下,一些书院甚至以科举文教育为鹄,此举不仅导致生徒畸形发展,而且使国家难以羁縻实才,不少学者对这种浮而不实的教育现象进行了批判,而阮元在诂经精舍与学海堂中不课科举文的大胆举措是对这种现象所作的一次重要反击.在家长厚望、生徒需要等诸多压力下,清代很多书院对道德学术教育与科举文教育进行了调和.清代末期,西方实学浪潮对一些书院的科举文教育有所冲击,不过,在科举尚未废止的情形下,实学对清末书院科举文教育的冲击程度极为有限.    

13.  朝鲜王朝关王庙创建本末与关王崇拜之演变  
   孙卫国《延边大学东疆学刊》,2010年第27卷第2期
   明朝抗倭援朝战争期间,援朝作战的明朝将领在朝鲜半岛建造了关王庙,自此,关王崇拜在朝鲜半岛生根发芽。起初,朝鲜国王漠视关王庙,随着朝鲜国内外形势的变化,朝鲜国王逐渐热衷参拜关王庙;肃宗年间还在全国各地修缮了关王庙,将祭祀仪式统一化、祀典化,并把明朝将领作为关王庙从祀的对象。从此,参拜关王庙就逐步成为朝鲜尊周思明活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关王庙成为朝鲜王朝宣示正统的一个重要场所。19世纪后,在官方的倡导下,朝鲜关王崇拜由庙堂走向民间,关王崇拜实现了本土化,关王形象逐渐"韩国化"。    

14.  脱中入西,面向世界——谈中国近代书院教育发展变迁的意义  
   詹海云《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21卷第6期
   为了深入研究中国近代教育发展变迁的意义,就必须完整地了解剧变(鸦片战争)前的书院发展及清廷政策与教育内涵。清廷藉由禁设书院和转化书院等手段,使书院丧失了成立的精神而趋于官学化,这也导致了书院教育的覆亡。而民办书院对书院精神的提倡,是保存和发扬书院教育的最好的方式,也对与世界教育的接轨产生了良性的互动。    

15.  《中国书院辞典》出版  
   舒原《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6年第3期
   书院是中国士人的文化组织。唐代以来,历经千余年的发展,它遍布城乡,为中国教育、学术、文化、出版、藏书等事业的发展,对民俗风情的培植,国民思维习惯、伦常观念的养成等都作出了重大贡献。明代开始,书院又走出国门,传到朝鲜、日本、东南亚各国,为中华文明的传播和当地文化的发展作出了贡献。近代以来,因为“新学”、“西学”的加盟,它又成为交通中西文化的桥梁。而光绪皇帝一纸将全国书院改为大、中、小三级学堂的诏令,更使它成为沟通中国古代与近现代教育的渠道。因此,书院研究越来越受到教育、学术、文化各界的重视。    

16.  朱熹的书院教育与礼教思想  被引次数:2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6年第4期
   中国的书院制度,开始于唐代,发展于北宋的四大书院或六大书院,而以经过南宋朱熹重修、先后订立教规的白鹿、岳麓两个书院为最著名。但唐玄宗首先设立的丽正修书院,不久改名集贤殿书院,置学士,集学士讲学,与后来私人创办的书院,性质不完全相同。而朱熹却真正和中国的书院制度分不开。由于官学失修,科举流弊,以及儒者要同佛教禅林争夺教育园地等原因,书院大多设    

17.  范仲淹的庆历兴学与书院教育  
   朱汉民《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2期
   范仲淹在创通经义、革新政令与书院讲学三个方面,奠定了宋学的学术精神。特别是他推动的庆历兴学与书院教育,使他成为宋学的开创者、奠基人。范仲淹对书院教育的推动,主要表现在他与睢阳书院的学缘关系及在睢阳书院的教学活动。    

18.  中国小说的传播与朝鲜初期儒教的统治  
   郑沃根《延边大学学报》,2005年第38卷第4期
   朝鲜王朝建立初期,就把朱子学视为维护封建统治秩序的经典,虽然这个时期相当排斥佛教,但对小说,没有以极其否定的态度看待它。中国小说流传到朝鲜影响了朝鲜小说的创作,进而深化了儒家文化教育。朝鲜王朝为了巩固其儒教统治,在社会的各层面都很好地发挥了小说的功用。    

19.  朝鲜时代书院的成立与发展  
   李树焕《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18卷第3期
   ~~朝鲜时代书院的成立与发展@李树焕$韩国岭南大学历史系!庆尚北道~~~~~~    

20.  清代书院词学教育  
   程嫩生  张西焱《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30卷第1期
   词学教育是清代书院文学教育的一项内容,从生徒的词学课艺、掌教者的课艺评点以及书院藏书目录等诸多内容可知,清代一些书院对词学教育给予了积极支持.除了练习作词外,清代一些书院也从事词学研究.学海堂中谭莹与梁梅的论词绝句是清代书院词学研究的重要代表,他们对历代词人、词作以及词风做了许多鞭辟入里的论析,为中国词学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清代书院词学教育中存在着一个普遍现象,很多掌教者对淫词艳曲进行过口诛笔伐,这既是清真雅正规范清代书院词学教育的重要反映,又是道德教化主宰清代书院词学教育的重要体现.    

设为首页 | 免责声明 | 关于勤云 | 加入收藏

Copyright©北京勤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844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