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学科首页   官方微博 | 高级检索  
检索     
共有20条相似文献,以下是第1-20项 搜索用时 147 毫秒

1.  近三年岳麓书院藏秦简研究综述  
   于洪涛《鲁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28卷第6期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收藏了一批珍贵的秦简,其中包含大量秦律令的内容以及奏谳书、数书、梦书等珍贵史料,这是秦代简牍的又一次重大发现。近三年来,岳麓秦简经过初步整理,研究成果也日渐丰富,主要涉及简文释读、秦代郡名、秦律令、《质日》、《为吏治官及黔首》、《数》书等方面内容的研究。2010年12月《岳麓书院所藏秦简(壹)》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于学界对岳麓秦简的研究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2.  试析《岳麓书院藏秦简》中的工程史料  
   肖灿《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3期
   秦代在工程方面有完备的管理制度,岳麓书院藏秦简保存了不少与工程管理相关的史料,其中《数》所记载的工程量计算与徭役征发有关,且《数》应是秦代"学吏"教本,而《为吏治官及黔首》中则记载了官吏于工程事务的多种考课内容。    

3.  读岳麓秦简论秦汉户籍制度  
   张荣强《晋阳学刊》,2013年第4期
   2007年,湖南大学岳麓书院购买的一批秦代竹筒为我们研究秦汉时期的户籍制度提供了宝贵史料.《岳麓书院藏秦简(壹)》公布的编号为1532、1530的两枚简,涉及到了这一时期官府案比造籍、统计各种户口数据以及民户迁移时的入籍、销户等内容.简文中的“上”做登录、入籍解,联系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户律》的相关条文,我们可以进一步判定秦及汉初的户籍中登载田地的事实.《文物》2009年第3期公布的0552号竹简提到了秦代“岁尽增年”的问题,这里的“岁尽”即九月,指的就是官府编定户籍之时.中国古代的增年方法并非以岁首而是以傅籍为标志,户籍登载的是当年而非下一年数据.    

4.  秦浙江郡考  
   章宏伟《学术月刊》,2012年第2期
   历来论秦郡的论著从未提及浙江郡。秦灭楚所设会稽郡,南界浙江。到秦统一全国的公元前221年,浙江水以南的广大区域,尚未纳入秦帝国的版图。《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所载:陈婴"定豫章、浙江,都浙,[定]自立为王壮息";陈贺"定会稽、浙江、湖阳,侯",两处"浙江"不能读作水名,应该都是行政区域。虽然《年表》所叙之事在秦亡之后,但秦楚之际连续几年的混战中,不可能对秦的行政区划有所更动。现存秦代印玺中的"都水"印,如"东晦都水"、"齐都水印"、"琅邪都水"、"长沙都水",均为郡一级行政官员印玺,"浙江都水"自也不应例外。上海博物馆藏秦玺印"浙江都水"也可证浙江为一级行政区划。秦浙江郡东濒海,与会稽郡、鄣郡(故鄣郡)、九江郡(庐江郡、豫章郡)、闽中郡相接。    

5.  岳麓书院藏秦简《数书》中的土地面积计算  
   肖灿  朱汉民《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23卷第2期
   岳麓书院藏秦简<数书>里有计算矩形、箕形、圆形三种平面图形土地面积的算题,涉及大广术、启从(纵)术、里田术、少广术、圆面积割补术等计算方法,其中大多数算题亦见于<九章算术>和张家山汉简<算数书>,也有些算题仅见于书院秦简.这些关于面积的算题反映了秦代土地面积计算的水平.    

6.  “小男女渡量”考释  
   马芳  张再兴《广西社会科学》,2012年第1期
   岳麓书院藏秦简中“小男女渡量”一句折射了秦代对未成年男女的考核手段与标尺,结合睡虎地秦简相关内容和后世传世文献,明确“小男女”即未成年男女,“渡量”即度量,成年与未成年的界限在衣物、口粮的供给,嫁娶,论罪量刑等方面有不同的身高规定.    

7.  岳麓书院藏秦简始皇禁伐树木诏考异  
   于 振 波《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3期
   秦始皇二十六年,统一事业刚刚完成,有很多重要的政务需要君臣协同处理,皇帝出巡,既无充足的时间,也乏充分的理由。更重要的是,秦始皇二十八年出巡时,曾下令伐木赭山以惩罚敢于兴风作浪的湘山之神湘君,如果禁伐树木诏发布于二十六年,二十八年以后将失去法律效力。岳麓书院藏秦简中的秦律令抄录于秦末,说明这条诏令直到此时仍然具有法律效力,也证明其发布时间应该在秦始皇二十九年的出巡期间。    

8.  岳麓秦简奏谳文书商业问题新证  
   朱德贵《社会科学》,2014年第11期
   最新刊布的《岳麓书院藏秦简(叁)》出现了有关秦商品交换、市场管理和商业纠纷等新材料.岳麓秦简显示,秦不仅商品交易种类丰富、货币经济发达,而且还出现了合伙经商的情况.岳麓秦简还披露了秦“列肆”的新史料,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传世文献记载之不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该批简文不但首次出现了秦“亭佐”及其管理职能方面的史料,而且还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了秦处理商业纠纷的过程,为学界深入探讨秦亭制和法制史问题提供了新的史料依据.    

9.  秦统一初年置三十六郡考  
   后晓荣《殷都学刊》,2006年第1期
   秦一代置郡问题,有不同说法,自谭其骧先生考证之后以为定论。然近年出土秦封泥和秦简牍等文物都涉及秦郡,其中众秦郡名既不见于传世的秦代文献,也为历来考证秦郡学者所不知,从而动摇了已成定论的秦郡体系。本文根据考古出土秦封泥、简牍和传世秦玺印等资料与传世文献相结合,重新思考秦郡,考证秦统一初年所置三十六郡。    

10.  “走马”为秦爵小考  
   王勇  唐俐《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24卷第4期
   最近发现的岳麓书院藏秦简所见材料,反映了走马在秦代为爵称,而非官称,且秦爵走马相当于汉二十等爵中的簪袅.簪袅、走马在字面上都可理解为驱马疾驰.秦汉爵称由职名演变而来,簪袅与周官走马的地位也是相适应的.走马、簪袅二名在秦代可能通用,汉初整理爵位时对同爵异称的情况进行了规范,从而废止了爵称走马的使用.    

11.  里耶秦简职官文书研究述评  
   秦其文《船山学刊》,2014年第4期
   里耶秦简作为秦朝洞庭郡迁陵县地方官署行政文书,其内容广泛涉及到秦代职官尤其是地方职官的设置、称谓、省称、职权、职责、地位及其历史演进等方面,这在里耶秦简研究中占有重要地位。本文梳理了学界关于"里耶秦简行政机构及职官的设置、称谓、省称、职权职责、职官区别与联系、官吏日常值班"等方面的研究现状。里耶秦简还广泛涉及到秦代经济生活的诸多方面,但这些方面的研究成果很难看到,这些问题还有待深入研究。    

12.  长沙史考  
   贺小茂《老年人》,2003年第10期
   长沙之名始于西周,距今约有3000多年历史。春秋战国时期,长沙逐渐成为楚国南部一个经济、文化、军事重镇。秦统一中国后,设长沙郡,为当时全国36郡之一。汉代长沙为诸侯国的都城,唐代和宋代为潭州长沙郡治,元代为天临路治,明代改为长沙府治,清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为湖南省治,民国11年(1922年)定为湖南省省会。民国22年(1933年)成立长沙市。1949年8月5日长沙和平解放。从此,开始了新的历史时期。长沙市是湖南省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和交通的中心,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全国24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长沙市现辖芙蓉、开福、天心、岳麓、雨花5个城…    

13.  秦辽东郡考述  
   林世香  苗威《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6期
   秦代辽东郡相比于战国辽东郡,具体辖区有所变迁,尤其是南界有较大变动.以辽东长城为主要参照物,通过文献史料与遗址遗存相互辅证,可明确秦辽东郡的有关问题.    

14.  岳麓秦简所见秦刑事诉讼程序的历史价值  
   肖洪泳《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3期
   睡虎地秦简的出土,大大推动了秦律的相关研究。但秦刑事诉讼程序的实际运行,仍然缺少足够的史料佐证。岳麓书院藏秦简所见司法案例的发现,充分呈现出秦刑事诉讼程序的基本样貌。其中刑事侦查的缜密,审讯与判决的分离,以及疑难案件的奏谳,无不透露出秦刑事诉讼程序的成熟与发达。从中国古代法律制度的宏观发展历程来看,秦刑事诉讼程序的基本规定对中国后世所产生的历史影响是相当深远的,具有极其深厚的历史价值。    

15.  竟陵地理沿革考略  
   王先明  王仁湘《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2年第4期
   自楚秦迄隋唐,竟陵曾为邑、县、郡之名,史不绝书。竟陵沿革,头绪纷乱,难于稽考;竟陵故城,注说不少,各指不一。本文拟采前人成果,集众家所说,略考竟陵各朝所在,这对于研究湖北古史与古地理,澄清某些记载与认识上的问题,相信不无裨益,专此求教于史地学家与方志编纂者。 一、秦取楚竟陵置县 1.古代学者把竟陵的历史沿革上溯到传说时代,唐李吉甫就以为竟陵“县城本古风城”,为古之风国,(《元和郡县图志·卷二一》),传黄帝得风后于此(罗泌:《路史》、廖鸣吾:《楚史》)。此乃传说,无以取信。 2.唐梁载言以为竟陵为《禹贡》梁州之域(王谟:《汉唐地理书钞·十道志》)。从汉代起,人们就以为这里是古郧子国地,后并于楚,大夫斗辛封此(《汉书·地理志》、《水经·沔水注》。郧国在竟陵地大抵是不错的,战国竟陵邑与郧乡是否问治一处,有待深入研究。 3.竟陵之为楚邑,见于《战国策》。楚怀王18年(前311),张仪为秦破纵连横,说楚王曰:“秦西有巴蜀,方船积粟,起于汶山,循江而下,……不至十日而距杆关。杆关惊,则从竟陵已东,尽城守矣,黔中、巫郡非王有已”(《战国策·楚策一》)。杆关当在江上。    

16.  黄帝陵庙简考  
   张筱衡《人文杂志》,1957年第3期
   阌乡县之鼎胡,是后人附会传说中黄帝造鼎的神话,又制造了铸鼎原、黄帝陵诸古迹,诞妄无稽,地志家也不甚注意。至于晋上谷涿鹿城东之黄帝庙,汉上邵阳周县之黄帝陵,唐、宋宁州真宁和坊州中部之黄帝陵、庙,对古今史地,都有关系;唐宋地志家和近人所作的黄帝功德纪、黄陵志、都是混淆错谬,令人恍惚迷离,莫名其妙。因作此考,以备异日方志家之采择。(一)晋上谷涿鹿城冻之黄帝庙“史记、五帝本纪”:“黄帝……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集解:“服虔曰:阪泉、地名。皇甫谧曰:在上谷。”正义:“‘括地志’云:阪泉、今名黄帝泉,在妫州怀戎县东五十六里,出五里至涿鹿东北与涿水合。又有涿鹿故城,在妫州东南五十里,本黄帝所都也。‘晋太康地志’云:涿鹿城东一里有阪泉,上有黄帝嗣。”○“魏书、太宗纪”:“神瑞二年六月壬申幸涿鹿,观温泉。使使者以太牢祠黄    

17.  我国古代开发天然气年代考  被引次数:1
   刘德仁《社会科学研究》,1981年第3期
   我国是世界上发现天然气最早,开发、使用历史最悠久的国家。早于三千多年前,就有关于天然气的文字记载。公元前十一世纪的古籍《易经》就记录了湖泊、池沼水面上冒出天然气起火的现象,即所谓“泽中有火”,“上火下泽”。对于中国是发现和使用天然气最早的国家,国内外学者的意见是基本一致的。但是,就我国最初开发天然气的确切年代来说,则又众说纷纭,大致有以下几种看法:一为战国秦代开发论。一九六○年八、九月份《科学大众》发表的《煤气史话》提到“中国是利用煤气最早的国家,公元前200年秦孝文王时期,蜀守李冰在四川凿井制盐”。接着介绍《后汉书·郡国志》记载人们用天然气煮盐的情况,一九七八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石油和天然气》一书说:“我国劳动人民通过钻凿油井和气井来开采石油和天然气,有十分悠久的历史,晋代张华的《博物志》和常璩的《华阳国志》都记载了我国四川地区,从两    

18.  北大藏秦简《酒令》  
   李零《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2期
   秦代简牍,过去以法律文书为主。北大藏秦简不同,是以古书为主,其中包含若干文学作品,如北大藏秦简《酒令》就属于诗赋类的作品。中国文学与喝酒有不解之缘,如隋唐五代的曲子词、宋词小令和元代散曲都与酒令有关。过去研究酒令,重点是唐代酒令,唐以前的酒令基本看不到。北大藏秦简《酒令》是秦代作品,分别写在一枚竹牍和两枚木牍上,与行令的令骰同出,其中包括四首与饮酒行令有关的歌诗,对研究中国的酒令传统提供了宝贵资料。    

19.  “北嚮(向)户”再考  
   何维鼎《人文杂志》,1986年第1期
   秦代的“北向户”,人们历来认为在后来的象郡、汉代的日南郡,或者泛指岭南地区,而1979年版《中国史稿地图集》却把它标在岭北湘粤界。两说孰是孰非?本文拟谈一些粗浅看法。 “北向户”一词,出现于《史记·秦始皇本纪》所载的两个文告中:(甲)公元前221年(始皇二十六年)秦灭六国后在概述它的疆域时说,“南至北向户,北据河为塞,并阴山至辽东”;(乙)公元前219年(始皇二十八年)琅邪台刻石文又说,“六合之    

20.  泰州方志考略  
   刘永耀《江苏社会科学》,1983年第4期
   方志的名称,与地方建置的名称紧密相连。泰州的方志,历史上有吴陵志、海陵志、泰州志、泰县志诸名。因此,在考探泰州方志之前,得先简述一下泰州这个建置的革沿。泰州,是淮东古城之一,向有“淮海名邦,汉唐古郡”之称。夏商时,属于九州中的扬州。周时,先后属吴、越、楚。公元前333年(时在战国,属楚)称海阳。秦统一    

设为首页 | 免责声明 | 关于勤云 | 加入收藏

Copyright©北京勤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844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