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学科首页   官方微博 | 高级检索  
检索     
共有20条相似文献,以下是第1-20项 搜索用时 414 毫秒

1.  睡虎地秦简中的“禀衣”范围再考析  
   于洪涛《鲁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29卷第4期
   根据秦简的记载来看,国家发放衣物,既有收取费用者,也有免费发放者,不可一概而论。禀衣收费者,主要包括“隶臣有妻者”、“居赀赎债者”、“人奴妾系城旦舂者”等,同时,免费发放衣物的对象,主要有系城旦舂,隶臣、府隶之无妻者,城旦舂、隶臣妾之老及小不能自衣者,亡、不仁其主及官者等。    

2.  古文字笔记三则  
   许伟建《学术研究》,1984年第1期
   一《尚书·费誓》:“马牛其风,臣妾逋逃,勿敢越逐,祗复之,我商赉汝。”旧注均谓“商”字应作“计量”解释,《辞源》(修订本)亦如是作。今按:“赏”字金文通作“商”,《彦鼎》:“尹商彦具三朋。”尹、彦,人名。《庚壶》:“商之以玉。”商、赏上古同隶阳部书纽为双声叠韵字。“我商赉汝”之“商”应读为“赏”,犹今语之“我赏赐你。”    

3.  嫔妃不会自称“臣妾”  
   佚名《人才瞭望》,2014年第10期
   臣妾,古代指地位低贱者。《战国策》说:“百姓不聊生,族类离散,流亡为臣妾。”注云:“男为人臣,女为妾。”所以也以“臣妾”指臣服者、被统治者。显而易见,“臣妾”是一种统称,指作为臣民的众男女,对具体的一男或一女,不能称作“臣妾”。    

4.  读《汉书·刑法志》札记两则  
   刘笃才《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7年第5期
   一西汉文帝改革刑制是法史上的一件大事。汉文帝十三年进行的刑制改革包括两个内容,一是以徒刑及其他刑罚代替肉刑,二是确定或曰重新确定徒刑的刑期。①《汉书·刑法志》关于后者的记述是如下一段文字: “罪人狱已决,完为城旦春,满三岁为鬼薪白粲。鬼薪白粲一岁,为隶臣妾。隶臣妾一岁,免为庶人。隶臣妾满二岁,为司寇。司寇一岁,及作如司寇二岁,皆免为庶人。”这段文字颇不易解,以致清末著名法学家沈家本也对之持存疑态度,谓: “前段之文似是降等之法,今不能详矣。惟云完为城旦春,满三岁为鬼薪白粲,是完城旦春与鬼薪白粲同为三岁刑。……诸家说城旦春者并云四岁刑,《志》云完城旦春满三岁,其等次相符,独卫宏言作五岁,完四岁,与众说不同。……或云《志》文‘满三岁’当下属,言满三岁者为鬼薪白粲也,然下文又云‘隶臣妾满二岁为司寇’,隶臣妾二岁刑也,与此段文法正同,‘满三岁’不得下属为解,或说亦未是,今姑阙疑。”    

5.  三辨“隶臣妾”——兼谈历史研究中的方法论问题  
   林剑鸣《学术月刊》,1985年第9期
   自“云梦秦简”出土后,“隶臣妾”的身份、地位及阶级属性就成为历史学界最感兴趣的问题之一。笔者曾于一九八○年和一九八三年先后两次发表对“隶臣妾”身份的意见,认为“隶臣妾”不是奴隶,仅是刑徒。此后,不断读到一些不同观点的论著,一些外国学者也参加了这一讨论。拜读海内外学者诸大作后,笔者受益匪浅,并衷心感谢对拙作不妥之处的批评。然而,掩卷深思。感到在“隶臣妾”讨论中之最根本问题,仍未得到解决。而在讨论中还涉及到史学研究中的一些方法论问题。于是,不得不就此问题再次请教于海内外学者,因作《三辨“隶臣妾”》。    

6.  船山《传家十四戒》今译  
   朱迪光《船山学刊》,2018年第3期
   正传家十四戒勿作赘婿,勿以子女出继异姓及为僧道,勿嫁女受财,或丧子嫁妇尤不可受一丝,勿听鬻术人改葬,勿作吏胥~((1)),勿与胥隶~((2))为婚姻,勿为讼者作证佐,勿为人作呈诉及作歇保,勿为乡团之魁,    

7.  从古代罪人收奴刑的变迁看“隶臣妾”“城旦舂”的身分  
   徐鸿修《文史哲》,1984年第5期
   《睡虎地秦墓竹简》出土以后,史学界同志在探讨“隶臣妾”身分问题的过程中不约而同地提出了古代的收奴制度问题。主张隶臣妾身分为“官奴婢”的同志认为,“将罪犯收为奴婢的制度,在秦以前早已有之,秦律只不过沿用了这种制度”;持隶臣妾为“刑徒”说的同志则认为,“在古代社会,有些刑徒可能是奴隶,但并不一定所有的刑徒皆为奴隶”,“隶臣妾仅仅是一种刑徒,他(她)们并不是官奴隶,也不相当于奴婢”;还有几位同志把秦律中的罪犯二元化,主张“隶臣妾”是奴隶,“城旦春”是服刑六年的“刑徒”。显然,这些同志一致认为秦代依然存在着收罪人为奴的制度,而且都以是否属    

8.  “隶臣妾”与“公人”  
   孙仲奎《文史哲》,1988年第6期
   《云梦秦简·秦律》出土后,学术界曾就“隶臣妾”的身分问题展开热烈的讨论。由于秦律本文未见关于隶臣妾及其他刑徒服役期限的明文规定,加以争论各方对秦律刑、罪序列的认识又很不一致,所以对秦刑徒是否有期及刑徒是否属官奴婢身分的问题至今尚未得出公认的结论。1975年,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了一批汉简,其中古佚文《守法守令十三篇》中的一条关于田税的令文涉及战国初期齐国的刑罚体系和“公人”的身分,对说明“隶臣妾”的身分很有助益。兹移录于下并略加分析: 卒岁田少入五十斗者,口之。卒岁少入百斗者,罚为公人一岁。卒岁少入二百斗者,罚为公    

9.  “隶臣妾”是带有奴隶残余属性的刑徒  
   王占通  栗劲《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84年第2期
   对于秦汉律中的“隶臣妾”,古代典籍中虽有解释,但很不详尽,难于弄清其性质。一九七五年出土的云梦秦简提供了大量关于“隶臣妾”的第一手材料,引起了我国学术界的热烈讨论,发表了不少卓有见地的论文,使人耳目一新。对“隶臣妾”的性质,当前主要有三种看法:有的同志认为是奴隶,有的同志认为是刑徒,还有的同志认为形式上是刑徒,实    

10.  曹操《短歌行》“慨当以慷”辨析  
   熊永谦《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0年第2期
   曹操《短歌行·对酒当歌》一诗,乃“乐府称绝”的千古名篇,“建安风骨”的佼佼杰作。但长期以来论者歧解纷呈,异说并峙。本文试就“慨当以慷”句作点辨析,以求诗人之本意。在有明之前,研究曹诗者对“慨当以慷”句,未作具体训释,至清初学者吴淇始于《六朝选诗定论》卷五诠释云:“‘人生’二句(即“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二句),功名不建而年已暮,即下文所谓‘慨’也。太史公曰:‘婢妾贱人,    

11.  再说秦简“隶臣妾”确为奴隶  
   刘汉东《中州学刊》,1987年第2期
   秦简问世以来,历史学界对“隶臣妾”较为集中的意见有二:一是认为“隶巨妾”为官府所属的奴隶;二是认为“隶臣妾”是犯罪后    

12.  秦简“隶臣妾”确为奴隶说——兼与林剑呜先生商榷  
   高敏  刘汉东《学术月刊》,1984年第9期
   关于秦简中的“隶臣妾”,不少研究秦简的同志都认为它是奴隶,在本质上与“臣妾”没有区别。但是,林剑鸣先生在《“隶臣妾”辨》一文中却提出了截然不同的看法,他认为:秦简中的“隶臣妾”不是“官奴婢”,也不相当于“奴婢”,只有“臣妾”才是奴婢;而且秦汉以后的“隶”字,已无奴隶的涵义了。由于对秦筒中“隶臣妾”身份的探讨,关系到对秦的阶级关系等重大问题的认识,故对林先生的见解有深八讨论的必要。为便于讨论,将按林先生提出问题的依据和论述的顺序,集中阐述如下三个方面。    

13.  读《钱本草》有感  
   张秀章《山西老年》,2011年第6期
   偶翻古籍,在《全唐文》二百二十六卷,看到了唐代名臣张说写的《钱本草》。全文200字左右,都在言钱,却言得那样巧妙,那样精辟,完全把钱当做药物在那里谈论着,言简意明,无需翻译,态度冷睿而平和,宛如一位老中医在给人就药治病。其文云:"钱,味甘,大热,有毒。偏能驻颜采泽流润,善疗饥,解困厄之患立验。能利邦国、污贤达、畏清廉。贪婪者服之,以均平为良;如不均平,则冷热相激,令人霍乱。其药,采无时,采之非理则伤神。此既流行,能召神灵,通鬼气。如积而不散,则有水火盗贼之灾生;如散而不积,则有饥寒困厄之患至。一积一散谓之道,不以为珍谓之德,取与合宜谓之义,无求非分谓之礼,博施济众谓之仁,出不失期谓之信,入不妨己谓之智。以此七术精炼,方可久而服之,令人长寿。若服之非理,则弱志伤神,切须忌之。"    

14.  “受仓隶妾”解  
   曹书林《鲁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30卷第5期
   里耶简“作徒簿”出现的“受仓隶妾”是都乡、库曾等机构“接受来自仓曹分派的隶妾”之意.在秦代“仓”这一机构可以设置到县、乡级别,而且仓曹内部还有佐、史、禀人等属官,作用很大.仓曹不仅负责田官、畜官的考课,而且还有一定的管理刑徒职能.就公布的里耶简所见,隶臣妾是归仓曹管理而非司空曹,所以在简中会出现“受仓隶臣、妾”的现象.    

15.  巡视汉寿监狱  
   龙绂年《船山学刊》,1935年第1期
   君子远庖厨圣人惠三网不忍仁者心草木及遐壤圣德已云宽吾道豈不广除暴方安良过正勿矫枉吾视汉寿狱建筑讵殊曩垣墙高崚(?)度之迈寻丈狱门似狗窦匍伏不得仰卑室同豕圈坐卧困尘坱是何天所拘蔑视同魍魉虽然盗屡获究竟功谁奖(?)国者不诛(?)钩罪凡两纵囚诚谬说生死运诸掌俯念弭内惭仰窥驱    

16.  真诚大江  
   李鑫《公关世界》,2011年第7期
   愚以为:做人还当多些真:做事还是积些诚!果若能日日这么想,这么做,“三省吾身”,那就距离贤圣之境不远了。朋友大江就是这样一步步迈向此情此境的人!圈内人说“百变大江”,是赞叹其“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真、行、隶、篆、草,正、侧、回、按、挑,大江无不信笔拈来,了然于胸。    

17.  仁孝维系家国和谐——以虞舜施仁行孝为例  
   吴同和《船山学刊》,2014年第1期
   "仁"与"孝",相通互补,几囊括人类全部美德,同为儒家伦理思想之本源。故此,施仁行孝,非特为百姓做人之最高标准,亦帝王治国,维系家国和谐之重要保证也!作为中华道德文明始祖,舜帝一生,始终践行个人身心道德之"诚"、家庭道德之"孝"及社会道德之"仁";最大限度地维系了家国和谐,予继踵者和百姓万民以无尽教益。    

18.  清·唐彪《父师善诱法》下卷选注  
   万恒德  赵伯英《盐城师范学院学报》,1987年第3期
   童子初入学王虚中①曰:“六岁且勿令终日在馆,以苦其心志而困其精神。书易记、字易识者,乃令读之。其难者,慎勿用也。初间,授书四句,若未能尽读,且先读前两句;稍熟,令读后两句;稍熟,然后通读四句。初时如此,日久,则可以不必矣。”    

19.  试论孔子的“仁”说  
   窦连荣《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1983年第4期
   本文拟就孔子“仁”说的内涵、阶级实质、产生背景和历史价值几个问题略陈管见,就教于同仁。 一 “仁”字在孔子之前即有人提及。春秋时期的许多古籍中均有这方面的记载,例如:晋国骊姬曾引外人之言:“为人与为国不同,为人者爱亲之谓仁,为国者利国之谓仁。”(《国语·晋语》)“子产始知然明,问为政焉,对曰:‘视民如子,见不仁者诛之’”。(《左传·襄公二十五年》) 虽然“仁”字在孔子之前即有人提及,但作为哲学概念和伦理范畴而系统论述“仁”者,当始于孔子。《吕氏春秋·不二篇》说:“孔子贵仁”。据赵纪彬先生统计,“《论语》言‘仁’者五十有八章,    

20.  朱子治家格言  
   陈家浩  杨国姣《青岛画报》,2011年第6期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自奉必须俭约,宴客切勿流连。器具质而洁,瓦缶胜金玉;饮食约而精,园蔬愈珍馐。勿管华屋,勿谋良田。三姑六婆,实淫盗之媒;婢美妾娇,非闺房之福。童仆勿用俊美,妻妾切忌艳妆。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    

设为首页 | 免责声明 | 关于勤云 | 加入收藏

Copyright©北京勤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844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