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学科首页   官方微博 | 高级检索  
检索     
共有20条相似文献,以下是第1-20项 搜索用时 25 毫秒

1.  从前景化角度剖析欧·亨利小说的幽默风格——以《警察与赞美诗》为例  
   张文明  金成星《宿州学院学报》,2012年第27卷第10期
   以韩礼德功能文体学中的前景化理论为视角分析欧·亨利的小说,能更深刻地展现小说的幽默风格。以欧·亨利的小说《警察与赞美诗》为例,运用前景化理论,对文本中的非常规语义搭配、非典型肖像描写、故事情节的多次重复和出人意料的结局安排等不同语言层面上的非常规语言现象进行解读,有助于读者更深刻地理解该小说的幽默风格。提出了前景化理论作为文学欣赏的一种全新视角,在文学文本分析中具有强大的解释力。    

2.  人性的光辉 永恒的魅力——欧·亨利短篇小说人性主题探索  
   樊林《盐城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第26卷第3期
   欧·亨利短篇小说以人性作为主题,引起读者广泛的共鸣。欧·亨利小说一方面歌颂人性美,一方面批判违反人性的假丑恶。在这些表现人性主题的篇章中,作家把二者巧妙地揉和在一起,两者映衬,强烈对照,使作品显示出永恒的魅力。    

3.  20世纪初的耶稣受试——从神话原型批评理论视角解读《未完的故事》  
   邢婷婷《河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12卷第6期
   《未完的故事》是美国作家欧·亨利的著名短篇小说。在这篇小说中,欧.亨利将《马太福音》中为人们所熟知的耶稣受试探的故事转移到了他所在的20世纪初,在这篇短小精悍的短篇小说中,出现了耶稣受试的各种原型人物,在情节上它也与圣经新约也有相似之处。欧.亨利也借此表达了对20世纪初人们对宗教态度的疑虑以及自己对基督教的复杂情感。借助弗莱的神话原型批评理论,读者能更好地解读这篇短篇小说。    

4.  “欧·亨利式的结尾”表现手法浅析  被引次数:2
   樊林《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24卷第4期
   "欧·亨利式的结尾"以其出人意料的结局,享誉世界文坛.通过对欧氏短篇小说各种不同类型结尾的表现手法作一详细分析,并从该角度探讨和揭示其作品独特的艺术魅力和巧妙的写作风格,以期对欧·亨利小说的内涵有更准确的把握."欧亨利式的结尾"构思巧妙,这种巧和集中地反映了美国当时社会现实严重不合理现象.    

5.  欧·亨利小说中的人性意识  
   李艳云  欧阳友珍《江西社会科学》,2003年第6期
   欧@亨利被称为"现当代美国短篇小说的奠基人","20世纪初期美国最广为人知的作家",他的小说题材广泛,内涵丰富,于司空见惯的寻常事件中,达到不奇而奇的神效,对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种种不平之事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批判和鞭挞,而对于合乎人性的真善美则给予了热情的讴歌和赞美,表现出了强烈的人性意识.    

6.  浅析欧·亨利《二十年后》中人性矛盾的揭示  
   曾诣《肇庆学院学报》,2010年第31卷第6期
   欧·亨利在其短篇小说《二十年后》中运用巧妙的艺术构思和表达技巧,描述了一对好友鲍勃与杰米,一个是有着人性真的一面却又是可恨的罪犯;一个是徘徊在正义与友情之间难以抉择的警察。欧.亨利借着鲍勃和杰米所代表的人物形象及人性矛盾,对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社会文明中人性的扭曲提出了控诉。    

7.  欧·亨利的生态自然观  
   赵曦《长春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12期
   自然是欧·亨利小说中不可或缺的内容。通过对自然在欧.亨利作品中呈现的方式进行考察,发现欧.亨利拥有生态意识,其自然观具有生态性,体现了生态平等论和自我实现的意识。具体表现为:自然具有灵性,包容万物;人类尊重、关爱自然;自然馈赠人类,为人疗伤;人类被物化,而自然被人化。    

8.  从《警察与赞美诗》看“欧·亨利风格”  
   赵文博《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学报》,2008年第24卷第11期
   本文从近年来国内对欧·亨利代表作《警察与赞美诗》研究中存在的问题入手,剖析欧·亨利小说的主题和创作特点。欧·亨利的作品之所以精彩,不是因为他对于创作手法和写作技巧的熟练驾驭,而在于他洞悉社会弱势群体的喜怒哀乐,真实而深刻地刻画出美国社会“小人物”的生活与命运。真实性才是欧·亨利小说的灵魂。    

9.  欧·亨利短篇小说《提线木偶》叙事技巧探微  
   赵素花《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10期
   欧·亨利的著名短篇小说《提线木偶》彰显了极高水平的叙事技巧。在运用叙事学相关理论的基础上,从叙事角度(聚焦模式)和叙事话语两个方面诠释《提线木偶》中独具特色的叙事策略,以求提供一个研读欧·亨利小说的崭新视角。    

10.  从语用视角解析《警察与赞美诗》  
   张晓霞《甘肃联合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27卷第1期
   语用预设根据言语和语境可分为规约性预设和非规约性预设。小说交际主要通过人物语言和描述性语言实现。在小说中,规约性预设主要由人物语言触发,而非规约性语言主要由叙述性语言触发。本文从语用预设理论的角度分析了欧.亨利的小说《警察与赞美诗》中的人物语言和叙述性语言,揭示了欧.亨利娴熟的预设使用技巧对其作品"欧.亨利式结尾"的贡献及其对读者成功交际的影响。    

11.  欧·亨利短篇小说中的小人物形象解析  
   王缙苓《西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9卷第2期
   欧.亨利作为美国现实主义作家之一,把更多的笔墨投向小人物性灵中善和美的一面。其笔下的小人物形象生动而鲜明,极具研究价值,主要体现在纯真的爱、"小家子气"的贪欲和不变的善念三个方面,为后世小说的小人物形象塑造提供了范本。    

12.  浅析《麦琪的礼物》中人性与爱情的统一和结合  
   方耀《长春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9期
   欧·亨利是美国著名的现代短篇小说的开创者,是一位执着的追求人性理想的作家。欧·亨利通过巧妙的文学构思和表现手法讲述了小夫妻之间的喜与悲,展现了世间永恒的主题——人性与爱情的完美结合。通过介绍《麦琪的礼物》的内容和背景,进一步阐述作品表达的主题和思想,最后重点探讨文学作品中人性与爱情的统一、结合和升华,揭示作品中所蕴含的深层次的哲学思想。    

13.  突显观视角下《警察与赞美诗》叙事分析  
   王娟娟《宿州学院学报》,2014年第1期
   以突显观为理论依据,对美国作家欧·亨利的代表作《警察与赞美诗》进行重新解读和分析。以小说中的语言为素材,从词汇、句子和语篇三个方面来进行研究。研究结果表明,词汇的使用、句型的选择和语篇的设置都和要突显出的语言效果有关。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突显观不但能给读者提供更多的想象空间,也更易于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主观能动性。    

14.  欧·亨利小说叙事的“错位”艺术  
   肖震山《福建论坛(社科教育版)》,2008年第2卷第2期
   欧·亨利的小说叙事呈现情感与理性、真实与假定、喜剧与悲剧的三重错位,这种错位使小说与现实拉开距离形成艺术张力,从表面上看它是一种错位,而在审美维度上小说达到了智、情、意的统一,这正是“欧·亨利手法”的艺术奥妙之所在。    

15.  从《爱的牺牲》和《麦琪的礼物》评欧·亨利的艺术手法  
   张贞梅《淮北煤炭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年第22卷第1期
   欧·亨利生活和创作的时代,正是美国资本主义飞速发展、走上帝国主义阶段的时期,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和腐朽的社会制度、残酷无情的竞争和贪得无厌的榨取,扼杀、扭曲了人类的情感。欧·亨利早年丧母,一生多舛,饱经风霜。来自社会低层的欧·亨利面对黑暗的社会现实,以其独具特色的创作手法写出大量优秀作品,作家笔锋直指资本主义的缩影——美国大城市。因为“在大城市里人性丧失得最快”。大城市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在这个美圆世界,集中了人间一切丑恶,它所暴露的一切,莫不是违反人性的观点。城市的舞台,使作家目睹了美圆世界…    

16.  《麦琪的礼物》的叙述视角透视  
   林雪萍《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30卷第Z1期
   <麦琪的礼物>显示了欧·亨利引人注目的叙述风格,是欧·亨利小说叙述风格典型的代表作.作者巧妙地融合第三人称全知视角、省叙、叙述空白和视角变换来暗设伏笔,推动情节的发展和悬念的层层构建,最后出奇不意地将令人惊愕的结局嘎然而止于富有戏剧性的场面中.<麦琪的礼物>的独具匠心的文体叙事策略使小说充满了悬念性和张力感,其富有悬念的结局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其小说叙述视角的预期文体效果.    

17.  雅俗之间——《大学英语》中欧·亨利与毛姆两个短篇小说的主题与叙事的比较研究  
   段宇晖《重庆文理学院学报》,2013年第32卷第4期
   《大学英语》课本选编了欧·亨利和毛姆的两个短篇小说,对之进行比较研究也是一种深化的阅读.《最后一片叶子》与《患难之交》两篇文章中不同的人性主题相互交应,相似的叙述结构与不同的叙述模式显现出文艺审美倾向的差异.一俗一雅两篇小说间的平行研究揭示出英美文学发展的特点和叙事视角运用的一般规律.    

18.  略论欧·亨利的小说创作  
   王宁  曹寿康《盐城师范学院学报》,1986年第2期
   欧·亨利(1862—1910)是本世纪初崛起的杰出的短篇小说家。他的声望及之作品之影响,远远超出了美国本土,在现当代欧美文坛,欧·亨利的崇拜者和模仿者数不胜数。至今,在我国还有不少读者和评论者对他们作品推崇备至。欧·亨利所以被称为“现当代美国短篇小说的奠基人”,主要是因为他的小说有着强烈的现实主义倾向性,对资本主义社会揭露得淋漓尽致,并且有力地鞭挞了美国社会的弊病;在艺术手法上,他的小说构思巧妙,语言幽默诙谐,结尾犹如电光一闪,瞬间就把主人公的性格特征展现在读者眼前,使人们在惊愕之余,还久久沉浸在对作品的回味之中。他的作品琳琅满目,人物众多,涉及的社会生活画面较为广阔,对于观察和研究本世纪的美国社会,着    

19.  交叠与冲突——《重新做人》中的叙事空间  
   陈伟昉《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15卷第4期
   欧·亨利的小说通常以其“意外的结局”为人津津乐道,事实上,他在《重新做人》一文中巧妙运用了空间叙事.在客观空间和心理空间的交叠与冲突中,故事情节合理推进,人物性格自然发展,极大地丰富了小说的表现形式,增强了故事的生命力.    

20.  《警察与赞美诗》中的词义修辞格探析  
   王庆光《西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4卷第3期
   从语义修辞格角度出发,比较详细分析了欧·亨利《警察与赞美诗》中的明喻、暗喻、借代、拟人、委婉、反讽、移就、异叙等11种词义修辞手段,探讨这些修辞在小说语境中的语用意义,从而欣赏欧·亨利作为语言大师娴熟的驾驭语言的能力。    

设为首页 | 免责声明 | 关于勤云 | 加入收藏

Copyright©北京勤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84417号